chelsean1

周日中午

蓮小兔:

【照烧鸡腿】这个超级好吃哦!鸡腿肉拿来盖饭也好,拿来做汉堡三明治也好,都会吃的渣都不剩!【附送手机桌面!按自己喜好剪裁吧!

出来混总是要还的24

天啊救命啊太喜欢了吧😭😭😭😭

蜗牛:



第二天早上来到美设,王源的脑子有点充血,他打开电脑先处理了几张杂志的插页,却发现难以集中精神,总会恍惚,在第三次回神发现自己上错色的时候,王源有些懊恼地关掉了文件,他撑着桌子闭着眼手按住眉心,黑暗中光晕杂乱地浮动,王源摸出眼药水滴了两滴,决定浏览些轻松的东西换换心情再投入工作。

他打开了许久没逛的论坛,发现里面不少人都在热烈地讨论一件事,昨天的古迹画展。

王源关注了几个休闲艺术的论坛,里面有很多海外华裔,经常会展示和讨论世界各地的文化艺术,王源自己也发过几篇名展遗迹的,也算小有名气。

王源往下拉了拉网页,随便戳进去了几个,看得津津有味,前段时间太忙,确实很久没关注画展的消息了,连论坛都很少逛,突然连续看到三个帖子放了巨石阵的画作,王源愣了愣,点进去看,这才发现作者是他早期关注的专画宗教古迹的大师,这人开通了微博之后王源也关注了,是少数几个让他佩服的巨石阵画者。

王源戳了一个比较熟的论坛妹子,妹子回他【你竟然不知道?!这就在国内啊!!!!我想看都看不到!!!】

【最近忙没关注,帕克大师什么时候来的,走了吗,画展还有吗】

【昨天最后一天,早上就离开中国了,听说要巡展几个洲了,后面的具体安排还不清楚,本来也就是圈内人以画会友,不对外开放的,昨天突然放出消息对外开放一天,很多海外的都郁闷死了,根本来不及赶过去啊,也不知道后面的巡展还会不会再对外开放】

王源愣了愣,心口一窒,想起了昨天王俊凯的短信,难道那人是要带他去看画展么。

王源关了论坛,继续打开插图画,却发现思绪更难平静了,一个不小心竟然点了重置,整张图瞬间空白了,王源的脑子也随着画面的空白一下子空白了。

王源眨了眨眼睛,呆呆地看着空白的画面,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,好半响,他才记起去点了返回,画面重新回到了视线,王源看着,心间恍惚,他关掉了文件,发了会愣,站起身子拿过椅背上的外套出了公司,还是去看看场地吧,这个样子没法坐着工作。

王源到了酒店却发现礼堂的门锁着,他找来大堂经理,大堂经理却说需要出示授权证明才能进去。

【我前些天来过,也跟你讨论过改动权限问题,你不记得了么】

大堂经理歉意而礼貌地说【我记得,但是出入非开放礼堂需要证明,这是规定,我们也需要按规定办事,希望您能谅解】

王源无奈的点了点头,也是,如果到时候出了什么事,他没证明万一赖账,后果还是这个大堂经理来担的,可是他并没有拿到什么授权证明啊。

大堂经理的脸色略有不自然【那天与您一起来的那位。。。客人,授权证明应该在他身上,您可以问问他】

王源也稍有些尴尬,那天王俊凯说他是他恋人的时候,大堂经理就在不远处,肯定是听到了。

王源道了声谢就出了酒店,是王俊凯的人跟酒店沟通的,如果真开了证明也的确应该在他身上,可他怎么没跟他说呢,犹豫再三还是给王俊凯发了条消息询问,毕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没有证明他什么时候都开不了工,结果到了下午王俊凯都还没回。

王源把手里的插图做完了,再一次拿起手机发现还是没动静,刚开始以为那人在忙,可是大半天都过去了,再忙也该看下手机吧,王源忍不住打了个电话过去,可那人竟然关机了。

王源皱了皱眉,王俊凯不应该会在白天关机,业务那么忙关一会儿都可能出事。

王源继续把没做完的其他工作翻出来做,脑子里却不由自主浮现出王俊凯昨晚的样子,满目血丝眼袋深沉,现在回想起来一看就是精神过劳的状态,昨晚上那种情况他一时也忘了去关注,王源心里隐隐有些不安,想到那人那种状态下还可能是来带他去看画展的,心里就突突地冒起了层层叠叠异样的感觉。

又做了一个多小时,王源还是坐不住,起身去了王俊凯的公司,直接找那人要证明吧。

王俊凯的公司并不难找,离地标很近,王源下了车走进公司大门,前台看到他露出礼貌的微笑,他刚想说话,一个声音却叫住了他。

【王先生?】

王源转过头看到了是王俊凯的助理,之前和他们一起去酒店考察的。

【王先生,你怎么来了,来找总裁吗】

王源点了点头【酒店礼堂需要授权证明才能进去,我刚刚去那里被拦下来了,我手上没有证明书】

【总裁还没有给你吗,酒店负责人的确开了证明,总裁拿走了说他给你】

王源摇了摇头,助理微微一笑【这样,那你跟我上来吧,我找找看,总裁这两天事情太多可能还没来得及给你】

王源跟着他上了电梯,过了一会儿开口问【王。。。你们总裁这两天很忙吗】

【对,前天去了菲律宾考察项目,昨天下午就回来了,本来定的是明天的飞机,可总裁说有事提早回来了】

王源心里一震,没再说话,电梯打开,助理领着他直接进了王俊凯的办公室,进去前王源愣了愣,可助理已经把门打开了,他只好硬着头皮跟了进去,可里面根本没人。

【他不在?】

【总裁还没回公司】助理给他倒了杯咖啡让他坐在沙发上休息,自己去档案柜里找文件。

【。。。昨天到今天都没回么】

助理笑了一下,估计是以为他在埋汰王俊凯的出勤【菲律宾那个项目很麻烦,总裁提早回来压缩了工作时间,我昨天去机场接他的时候状态不太好,现在该是在休息吧】说完还对着他眨了眨眼睛。

王源一时心乱如麻,他总觉得这个助理是知道些他和王俊凯的事的,不然不可能跟他透露那么多消息,但他此刻也顾不上这些了,王俊凯昨晚的样子来回在脑海里浮现。

他起身走动了起来,慢慢地转了转王俊凯的办公室,办公桌前的相框引起了他的注意,他心间一颤,是那张他大学时候送给王俊凯当生日礼物的巨石阵画作,不过是缩小版的,拍成了照片放在桌上的相框里。

图里的人抬着手和阳光构成了一个很小的心形,他的距离站的不近,却感觉自己能清楚地看到那张小图上的心形,王源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,拿起了相框。

助理走了过来,王源回了回神,装作无事地放掉了相框。

【找到了】助理把那张证明给了他,王源拿着证明离开了王俊凯的公司。

现在已临近下班,王源也不打算再回美设了,开着车直接往家的方向去。

车开到一半王源还有些恍惚,两旁的树和建筑飞快地倒退,突然前方拥堵了起来,王源皱了皱眉,还没到下班高峰就这么堵么。

前后的司机都不耐烦地按起了喇叭,王源关掉了窗户,堵车的时候汽油味很重,他打开了音乐想缓解下等车的烦躁。

没一会儿他看到几个交警穿过车流往前跑去,等了许久前方的路慢慢畅通起来,似乎是改了车道,王源缓缓驶近才发现原来是出了车祸,三辆车追尾,最前面那辆车的后车厢整个已经凹进去了很大一块,看起来有些心惊。

来不及多看,前后的车都有序地往前行进,可王源还是看到了其中某个人额头上的血,耳边绕过小孩凄凄沥沥的哭声。

王源的大脑有顷刻的慌张,他打开了车子的收音机,调了新闻频道,堵车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,也该有些报道了,果然没一会儿听到了刚才高架上的事故,三辆车里总共四个大人一个小孩,只有其中一个大人因为安全气囊打开较慢受了轻伤,其余都没事,但前面两辆车身的撞击略严重。

王源松了口气,还好这不是在高速上,否则肯定受伤更严重,他关了广播,车内一下子安静,心里涌上一股湿闷,像堵住了出气口般压抑,刚才车祸现场的画面不断在脑海里重播。

王源的车开过下一个十字口的时候,终于忍不住打了转向,往反方向驶去。




到了王俊凯家,他远远就看到了那人的车停在门口,王源找了个车位停车,他路感不错,尽管只来过一次,还是找对了地方。

王俊凯现在住的是独立的复式,王源下了车,走到他门前,想起自己上次离开还想着永远不要再过来,可今天却主动找上了门。

王源的心颤了颤,抬起手按了门铃,门铃声响起的时候,他有一瞬间的后悔想逃跑的冲动。

等了一会儿,没动静,王源再按了下门铃,还是没动静,王源试着用力地敲了敲门,里面还是没反应,王源皱了皱眉,心里越发不安,王俊凯的车就停在门外,他一定在里面,那怎么不开门,是听不见么。。。

王源用力地敲门,边敲边喊【有人在吗!】

【王俊凯!你开门!你听到了吗!】王源越喊越大声,里面却依旧毫无动静,大学时候王俊凯每次疲劳过度病倒的样子骤然浮现在眼前,和昨晚他精神不济宽容憔悴的样子融合到了一起,反复拉扯着他的神经,太阳穴突突地跳。

王源开始搜索身边的辅助工具,他看到了一旁的灭火器,毫不犹豫地冲过去拉开了玻璃门取出它,蓄起了全身的力举起灭火器就要砸门。

门却突然开了,王俊凯面无表情地出现在门口,看到他的时候愣了一下,然后视线落在了他高举过头的灭火器上。

。。。一阵静默的尴尬,王源怔怔地看着眼前人,想到自己此刻的姿势,脸上有些挂不住,他木着脸放下了灭火器,重重的红色铁桶落到地上的时候发出了沉重的闷响。

【我叫了你半天你干嘛不开门】王源严肃地问他。

王俊凯还在发愣,听到声音回过神朝他摊开了手【我带了耳塞,白天前面在施工,很吵】

王源想起自己的确刚刚路过那片工地。

【你怎么来了】王俊凯脸上浮现出欣喜的神色。

王源看着他苍白的脸和闪着光的眼,不自在地撇开了目光【找你拿酒店的授权证明,上午去礼堂不让进,要出示证明】

王俊凯看着他没说话,侧过身让开了门【进来吧】

王源走了进去,经过王俊凯的时候,闻到了一股汗味【你病了?】

王俊凯没回话,王源转过头看他,却发现那人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,关上了门,王俊凯朝他走过去,王源还来不及退就被那人轻轻环住了身子抵在墙上【你担心我】

王源看着他不说话,王俊凯勾着唇角凑到他耳边【放心,不会传染】

王源推开了他,那人也没反抗,想来真的是没什么力气,走路的脚步还有些虚浮,王源看了看他发白的嘴唇【你在睡觉?】

王俊凯点了点头,抬手揉了揉眼睛【睡了没多久,还有点困】

王源愣了愣,王俊凯此刻的样子有些像嘟囔着抱怨没睡好的小孩,格外柔软,尾音都拖着些撒娇的意味。

【那你继续去睡】

王俊凯摇了摇头【睡不着了,你来了】

王源心里一颤,转过了身子,余光瞟到桌子上两张画展的门票,心里又一阵异样,他强迫自己撇开了视线【身体怎么样】

【你亲一下就好了】

王源瞪他,懒得跟他计较【把证明给我】

王俊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【给了你你就走吗】

王源偏过头【我明天还要去看场地,没证明不能去】

王俊凯沉默了好一会儿【你给我做顿饭我就给你】

王源皱着眉看他,王俊凯无辜地摊了摊手【我今天还没吃东西,没力气做】

【你可以点外卖】

【懒得点】

王源被他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弄得无语,看了看他有些消瘦的下巴和深沉的眼袋,心里皱起了眉,点了点头【好,我做,你现在去睡一会,好了我叫你】

王俊凯勾起了唇角没说话,就这么看着他,王源不再理他,打开冰箱找起了食材,王俊凯冰箱里的东西还是挺丰富的,王源打算给他做虾肉粥,加点豆腐和山药等补气的东西。

他在厨房开了锅料理,王俊凯就倚靠在厨房的门边看着他,目光灼灼地好像能穿透他身上没处角落,王源尽量保持木着脸不去在意,王俊凯也没有多说话,就这么看着。

【你去睡一会吧,不是还困着吗】

【舍不得睡】

王源愣了愣没再说话,手上利落地料理着,烫水,切菜,剥虾。

好一会儿,王俊凯朝他慢慢走了过来,王源的余光瞄到,身子有片刻的僵硬,但他还是继续若无其事地动作着,眼皮都没抬一下。

那人走到他身后,贴上他的背轻轻将他环抱住,王源疆了疆,刚要挣脱开却发现那人是在帮他系围裙,王源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动,动了似乎又太小题大做了,王俊凯并没有不规矩的动作,只是帮他系围裙而已。

没一会儿王源就发现自己大错特错,那人的手慢慢收紧着,让他紧贴着他的身体,围裙已经系好,那人却迟迟没有放手,王源想从他怀里出去,那人却不放开,滚烫的气息划过耳边【想叫你老婆】

王源呼吸一窒,心脏传来阵阵酥麻,他醒了醒心神,扭身脱开了那人的怀抱,木着脸对他说【你出去呆着,在这里我不好做饭】

王俊凯没有动,反而把头埋进了他的肩窝,王源刚想动身挣脱,一句轻轻的像呓语般的话却传进了他的耳朵【像在做梦一样】

王源愣了愣,心脏微缩,有种酸涩的钝痛感弥漫开来,那人环抱着他腰的手收紧着,却又似乎不敢收得太紧,仿佛在拥抱着什么太过脆弱的东西,稍一用力,就怕消失了似的。

王源没有动作,王俊凯却主动放开了他,在他抬头的时候迅速地俯下脸啄了一下他的嘴唇,随即露出像小孩偷吃得逞般的笑容,转身离开了厨房。

王源愣愣地看着那人的背影,眼里泛起了雾。

粥端去客厅的时候,王俊凯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,王源轻轻把粥放在了桌上,看了眼沙发上似乎睡得很沉的王俊凯。

他走进那人的房间,拿了条毯子,轻轻盖在了王俊凯的身上,蹲下身仔细地看着那人的脸,面色苍白眼袋幽深,似乎真的是很疲惫,睡着的时候都蹙起着眉,王源下意识地想伸手把他的眉心抚平,却在即将要盗打的时候如梦初醒,王俊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,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王源一时有些尴尬,木着脸要站起身,手却被那人抓住了【睁开眼就看到你,真好】

王源心里怔了怔,抽回了手,今天的王俊凯跟平常不一样,像一只老虎突然变成了猫,他想要逃的心一下子有些犹豫,当猫爪软软糯糯地搭上来时,他竟生出了抚摸的冲动。

王俊凯安安静静地喝起了粥,嘴角始终荡漾着笑,王源拿起包【把证明给我,我要回去了】

王俊凯从粥里抬起头,眼神似乎有些受伤,像从美梦里突然被叫醒般,王源撇过了眼不去看他。

【陪我吃完,我就给你】

王源皱了皱眉,还是坐下了,他知道王俊凯在磨时间,他拿不出证明。

这顿粥硬是吃了近一个小时,王源催了几次,王俊凯都不紧不慢的,在王源终于打算不管了一走了之的时候,王俊凯才舀起了最后一勺。

【证明】

王俊凯起身【我要找一下】

王源木着脸看他走进房间,没一会儿那人出来了,手里拿着睡衣【可以让我先洗个澡吗,身子粘粘的不舒服,记不起来放在哪】

王源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【改天你找到了再给我吧,我走了】说完就往门口走去。

【家里的热水器坏了,今天要洗冷水澡了】

王源顿住了脚步,继续往前走。

【空调也坏了,今晚会很冷呢】

王源深吸了口气,忍了又忍,转过身破口大骂【你他妈就不能不洗么!】

王俊凯一副被吓了一跳的样子,有点委屈【不舒服。。。】

王源张了张嘴,心里满是愤懑,咬死眼前人的心都有了,他闭了闭眼,努力找回正常的语气【你今晚冻死了,我一滴眼泪都不会掉】

王俊凯扁了扁嘴【那你看着我,别让我洗】

王源眯起眼睛【我不让你洗你就不洗?】

王俊凯眨了眨眼睛【也许吧,不然我一定会洗】

王源瞪了他半响,心里的怒火蹭蹭地往上冒,他大步走到浴室打开淋浴,调到最热,真的是冷水,热水器是开着的,王源皱了皱眉,他没骗他。

【这个什么时候好】

【明天早上,施工的人贴出了告示】

王源蹙起着眉,这么放着这傻子真的会去洗冷水澡,现在秋季转冬,气温忽上忽下,他们这更是昼夜温差极大,王俊凯现在病殃殃的身子这么冲下去难保不会再起大病,想起这人这回折腾出毛病还有他的功劳,他没办法就这么听之任之。

【滚去床上睡觉,现在】王源木着脸对他说。

王俊凯露出了得逞的笑容【你要陪我睡吗】

【我看着你睡着,明天早上热水来了你就洗吧】

王俊凯笑盈盈地看着他不说话,王源木着脸手指了指卧室,王俊凯听话地转身走了进去,王源看着他躺进了被窝,露出脑袋看着他,才又木着脸去收拾桌上的碗筷了。

等王源把厨房收拾干净进王俊凯卧室的时候,那人正站在书桌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眼神有些让人看不懂的意味,王源心里有些异样,继续木着脸朝他走过去【还不睡觉】

王俊凯没有动作也不讲话,勾着唇角眼睛上上下下在他身上流连,最后落在脸上,微微眯了起来。

王源皱起了眉,刚想说话就看到王俊凯拿出了一张纸,是那张证明,助理给他的证明。

王源顿时身体一疆,谎言被戳穿的尴尬,王俊凯笃信的朝他一步步走来,刚刚软糯的样子全然消失,周身布满了侵略感,王源不由自主想退后,但身子却如同扎根了般停在原地。

【你早就拿到了证明,却还来找我】王俊凯走到了他面前。

【你知道我拿不出证明,却还是答应了我的要求】王俊凯轻轻环住了他的腰,抬起他的下巴逼迫他视线相对。

王源想移开目光却发现办不到,身子里如同长出了茂密的枝桠,将他想藏起来的五脏六腑都顶出体外。

【你翻我的包!】

王俊凯的指尖轻轻描摹着他的下巴,脸上满是笃信,他勾起唇角【你喜欢我】

一瞬间王源只觉得血液倒流,五感都模糊了【没有】

【你喜欢我】王俊凯笃信的笑容逼近他。

【没有】

王俊凯深沉的目光紧锁着他,两人的脸离的越来越近【我病了,你可以推开我】说着唇朝他慢慢压了下来。

推开他,王源,推开他,心里反复响彻着这样的声音,可看着那张逐渐放大的脸,他却如僵住的木偶,一动不动。

终于,干涩的嘴唇贴上了他的,王源瞳孔微缩,那人轻轻地用唇抿着他的唇,温柔得像羽毛般,两人的唇一会儿分开,一会儿贴上,像本就粘连在一起般难舍难分,王俊凯轻轻含住了他的,王源浑身轻轻颤栗却任是没动,那人的唇渐渐肆意起来,舌尖缓缓描摹着他的唇型,打湿了那上面每一条纹路,舌尖稍一用力轻轻撬开了他的,舌头毫无阻挡地滑了进来,触到了他的,两人的身体均是一颤,王俊凯勾着他的舌头翻搅追逐起来。

王源一时只觉天旋地转,王俊凯的动作越发强势,水声弥漫了开来,两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,王俊凯不停追吻着他的唇舌,扫荡般翻搅着他的口腔,甚至把他的吸到自己的嘴里,如品尝佳肴般吮吸含咬。

两人不知吻了多久,王源的意识也逐渐抽离了,当王俊凯把他压在桌椅上时,后背传来的痛感叫醒了他,他轻轻推开了王俊凯,面色绯红,王俊凯的眼里似有火苗在攒动,王源移开了视线,淡然道【你快睡吧】

王俊凯眯起眼睛,看着眼前人【你陪我】

王源皱了皱眉,还是随着王俊凯上了床,王俊凯像条八爪鱼般挂在他身上,王源木着脸看他【你这样不会睡得着的,放开】

王俊凯凑上去碰了碰他的唇【不这样才会睡不好】

王源簇起眉心不再说话,起身脱开了身边人的手脚,换了房间里的灯,再重新躺下,那人的手脚没再缠过来,只是轻轻摸到了他的手十指相扣地握住,王源没有挣扎,两人的呼吸渐渐匀称了起来。

好一会儿,王俊凯说【等我睡着了你会走么】

【会】

又是一阵沉默,半响,那人的声音才响起【你走了,我醒来真的会以为是做了一场梦】

王源的心脏颤了颤,没说话。

那人又说【六年里几乎每晚都会做的梦】

五脏六腑一阵发酸,王源紧紧地闭上了眼睛。

早上到公司,王源又是一幅睡眠不足的样子,昨晚差不多到半夜他才从王俊凯的家里离开,想到那人今早起床看不见他的样子,王源蹙了蹙眉,仁至义尽了,其他的不能再想了。

结果刚进公司,王源就觉得所有人都在看他,王源一头雾水,难道是没睡好精神敏感了么。

路过小桃的时候,那小妮子神色复杂地看着他,脸上又有难掩的兴奋,王源问她【干嘛,我脸上长金子了?】

小桃瞪大眼睛【你知道!】

王源翻了翻白眼敲了她的脑门一下,小桃毫不在意地揉了揉头【是长了,不过不是在你脸上。。。】

王源皱起了眉,什么鬼,他完全听不懂,难道是新的网络句?

等他走到自己的桌前的时候,他总算知道这一早上的诡异到底是怎么回事了。

他的桌上摆着很大的一束花,确切地说是纸花,每一片花瓣都是美元。

王源张了张嘴,半天说不出话,办公室的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地看着他,连一向咋咋唬唬的小桃都闭上了嘴。

王源拿起那束大到能占三分之二个办公桌的美元花,里面有封信,连信封都是美元,王源拆开了它,似乎是努力一笔一划端正着写却依旧不太好看的字,一看就知道出自谁手。

【这束够付昨晚的吻么,如果不够,来找我拿,如果盈余,来找我还,如果正好,今晚能共进晚餐么】

王源一口气提不上来,这就是他说的当做了一场梦?他是脑子被驴踢了才会信那个人。

王源叫来了新来的实习生【把这玩意给我全部拆了,一张一张数清楚有多少,换算成人民币告诉我】说完转身出了公司。









每天都希望脑子里的东西能直接印到文档上。。。不用打字。。。wuli凯妹啊🐯🐱